当前位置:首页 >> 参赛作品 >> 本次参赛 >> 感谢网络 (参赛作品)
    
  双击自动滚屏  
感谢网络 (参赛作品)

发表日期:2008年6月17日  出处:本站  作者:wqwuyam  本页面已被访问 11420 次

  秋天又到了。秋风瑟瑟,秋雨绵绵,在这个孤独而又漫长的夜晚,我一遍又一遍的听着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那首著名的钢琴曲《秋日的私语》。轻缓而舒展的乐曲,向聆听者叙说着一个又一个似曾相识的动人故事,在无边无际的忧郁和惆怅中,我慢慢的合上双眼,想感受一下这音乐的宁静,脑海中却怎么也拂不去她的影子,往事一幕墓若隐若现,我的心在颤抖,血在沸腾,于是我又重新坐回到久违的电脑桌前,面对着冰冷的屏幕,敲打着冰冷的键盘,我要用“心”来记下一个我的真实的网络故事,向人们讲叙一段缠绵的网络恋情。
  一年前的那个秋天,我和她在网上相遇了。那是一个初秋的凉爽夜晚,炎热的夏天刚刚过去,秋天的空气显得是那么的沁人心肺,月儿也一天比一天的胖嘟嘟的圆了起来。这么美好的夜晚,总会让人生出无限的遐想,让人浮想联翩。那会儿我刚上网不久,算是个新网民吧,对网络充满了好奇和新鲜感,当然在很大程度上对网络也持有不信任的态度,毕竟网络上骗人的故事太多,数不胜数,这让我多少对它保持着一定的警惕。那天晚上我似乎来的太早了些,昔日熙熙攘攘的偌大的聊天室里只有不多的几个聊客在大厅里漫无目的地谈天说地,这时我注意到了她,她象一只温顺的小绵羊一声不吭地倦缩在角落里,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我顿生侧隐之心,于是我向她发出了邀请,我说你怎么不参加谈话啊,她的回答竟使我大吃一惊,她说我在等你啊,我说我又不认识你啊,她随即打出了微笑的表情说现在不就认识了吗?她的回答让我无话可说。她说她是个女大学生,还有两天就要开学了,走之前她要在家里上网玩个够,我说我不相信她的话,这样我们一开始就讨论起网络的真假问题。我说身在网络,假做真时真亦假,真做假时假亦真。她说网络是真实的,只是网络那边的人可能是虚假的,但只要网两边的人都能真诚相待,那网络不就是名副其实的真实了吗。我说说千道万我也只能知道你的这个代号,你可能是个女大学生,也可能是个小女孩,说不定还是个老头老太太,反正我是永远见不了你的庐山真面目的。她回答说你不相信可以打我的手机证实一下,她果真报出了她的手机号码,她的如此直率让我措手不及,最终我还是没有打她的电话,而是诚恳的向她道了歉,她后来告诉我说,如果当时我打了那个电话,那就不会再有我们以后的故事了。
  那个漫长而又短暂的夜晚,我第一次聊得那么久,那么开心,那么投入。人说酒逢知已千杯少,我说人逢知已嫌时短。我是多么的希望那个美好的夜晚能够永远的廷续下去,时光老人永远定格在那个美好的时刻啊。这奇妙的网络一不小心就让两个原本素不相识的青年男女贴得如此之近。她,一个生长在长白山的冰天雪地里的清纯女孩,我,一个沐浴在南国的温煦海风之中的潇洒男子,相隔万里却在网上近在咫尺,这意外的奇遇竟让我们激动不已。我说这是天意,她说这叫缘分。我说我渴望雪山深处的神秘,她说她梦想海风吹拂的侠意,我给她讲南国的风光,她给我讲大山的故事……漫漫而遥远的距离一下子竟变得如此的亲近,一段美好的恋情也由此拉开了序幕。
  我曾经不相信会有网恋,因为网络是虚拟的,可是我却确确实实感受到她的真实的存在。几乎在每个晚上,我都会迫不及待地守候在电脑面前,静待她的到来。而几乎每个晚上的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同一个熟悉得再也熟悉不过的聊天室里,她都会准时的向我款款走来,带来她清新的北国气氛,伴着她悦耳的咯咯笑声,那是一个个多么令人难忘的美好时刻啊。我们谈天说地,我们论古道今,理想、事业、爱情、家庭,似乎总也有说不完的话题,道不完的情意。当冬天到来的时候,我们却在网上早已约好:今年的夏天,她到我这儿看大海,今年的冬天,我到她那儿看雪山。啊!爱情是那么的甜蜜,那么的令人向往,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网络的存在,所以我常常从心底里说:感谢网络。
  圣诞节到来了,我们早已准备好了给对方的礼物:网上传情——精美的贺卡。情人节那天,我用邮政特快专递,给她寄去了我精心选购的鲜艳夺目香郁沁人的玫瑰花。第二天她告诉我说,她收到玫瑰花的那个夜晚,她把花儿放在枕旁,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它,就仿佛在凝视着我一般。那一夜,伴着诱人的花香,她几乎一夜未眠。而愚人节的那天,我意外的接到她的电话,说她已经来到我住的这座城市,让我去接她。是吗,是真的吗?我高兴得电话里的声音都颤抖起来,当我知道是愚人节的玩笑时,我一点也没怪她,我说到明年的愚人节,我要给你开个更大的玩笑。
  然而这个玩笑开不成了,她的父亲终于知道了我们的事。她是朝鲜族人,她固执的父亲对汉人抱有偏见,坚决反对女儿嫁给汉人,并且很快给女儿办理了去日本留学的一切手续。她为此反抗过,抗争过,甚至以死相拚,可是没有成功。在我和她的父亲之间,她最终选择了她的父亲,因为她是他唯一的女儿。那又是一个另一种滋味的令我难以忘怀的夜晚。当我们象往常一样各自坐在电脑面前互相问好后,我正寻思着找个什么话题逗她乐一乐,却见屏幕上出现她打出的一行字:“我是朝鲜族人。”怎么回事啊,到现在才告诉我,这有什么好保密的,我乐了,我回答说:“不就是朝鲜族人吗,你就是印第安族人、爱斯基摩族人也还是我最亲爱的人啊”。“不是,不是这样的啊,我早该告诉你的。”听她这么说,我到是如坠入云雾里一般一头的雾水,但也隐隐约约感到有些不对头。良久,她拨通了我的手机,却未语先泣,她流着泪在电话里说:“对不起,我真的很对不起你,我父亲被你们汉人欺负过,他对众人发过誓,永远也不会把他的女儿嫁给汉人的……”当她在断断续续的哽咽声中把发生在她家的这一切都告诉我时,我愕然了,惊呆了,不争气的泪水禁不住潸然而下,在泪眼模糊中,我强咽下了这杯无奈的苦酒。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上过网,远离了网络,远离了电脑,我怕见到它们,因为见到它们,就会勾起我无限的思念和难以言叙的伤感和痛苦。 夏天到了,一个闷热的下午,她给我打来了告别的电话,说她即将启程赴日。断断续续的哽咽声中,她诉说着她是多么的想念我,多么的想携着我的手去看看她朝思暮想的大海,本来的今天,应该是我俩在大海边散步,在大海中游泳,让大海拥抱我俩的日子,可是我却不能去了,是我的错啊……听着她的泣诉,一种本能驱使着我驾车直奔大海,我以最快的速度疯狂地赶到大海边,在海边的一处礁石旁,我用手机对她大声喊道:你不是要看大海的吗,可是你现在要去国外了,在你看到国外的大海前,我先让你听听祖国大海的声音,请你永远记着她的声音,记着她的雄伟和壮丽。我将手机对准大海,让惊涛巨浪扑向礁石的巨大声响传进手机,再传到遥远的她的耳畔,很久很久,我都没有将手机移开,在浪花喘息的瞬间,我听到手机里传来的是她的呜咽,她的泣声……
  她终于走了,秋天也重又来临,我却早已离开了网络,重又回归到了我原先平静的生活。可是我从没有恨过网络,因为毕竟网络曾给我带来过美好的爱情和梦想,是它曾经给过我从未有过的感觉和惊喜。网络虽是虚拟的,可却也是真实的,所以我要说——感谢网络。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雯雯休闲吧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雯雯 信箱 a692474@163.com   联系电话:qq632194255   联系人:雯雯 浙ICP备110116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