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手试贴 >> 哥哥的小姨子
    
  双击自动滚屏  
哥哥的小姨子

发表日期:2011年2月24日  出处:原创  作者:溪水清清  本页面已被访问 8948 次

     哥哥高中毕业,就去部队当兵了,一晃就是四年时间。当兵的第三年返乡探亲时,經媒人说合,和邻村的王姓姑娘结了婚,也就是我现在的嫂子。嫂子名叫爱莲。1..60的身材,不算高也不算低。苹果红似的脸蛋,两只眼睛乌黑明亮。说起话来总是笑語连连,给人一种温和可亲的印象,在村子里算是数得着的人见人爱的漂亮姑娘。

     嫂子有一个妹妹,比嫂子小三岁。1.68 身材,长得苗条而端庄。白净的面孔,水灵灵的一双大眼睛,摄人魂魄似地迷人。平素里喜欢淡妆素抹,薄施脂粉,把一个妙龄女子打扮得分外靓丽动人。

嫂子的母亲比她父亲小十岁。在姊妹二人很小的时候就离家出走,就远嫁他乡了,还带走了肚子里怀着的一个小弟弟。姊妹二人和父亲相依为命,艰难度日,硬是度过了那难忘的少年时代。

     光阴似梭。俗话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姊妹二人相继长大成人,出落得一个比一个大方。如花似玉的面容,吸引了不少男孩子的目光。村子里有不少那些闲磕牙的婆姨们,在一旁窃窃私语,啧啧称奇:“这王老头真是个有福人,养了两个标致女儿。”上门提亲的自然是络绎不绝了。

     自打嫂子过门,我家里的日子就格外增添了新的气息。嫂子的笑声时常把全家带到一个充满欢声笑语的世界里。第二年,嫂子又为哥哥生了一个胖乎乎的宝贝女儿,全家人的辈份又多升了一个等级,更让农家小院,显得满院春光,其乐融融。

嫂子的妹妹叫爱珍,自姐姐出嫁后,和父亲一起生活。既要照顾年迈的父亲,还要承担起几亩大田的担子。对一个女子来说,也是很很不容易的事情,要强的她硬是撑起了这份重担。

嫂子的娘家与我们家,村挨着村,距离很近。用不了一刻钟就能到达。嫂子看望父亲很是方便, 十分便利。哥哥的小姨子自然也时常来我家看望自己的姐姐和外甥女。

嫂子婚嫁哥哥以后,我有幸第一次和哥哥的小姨子接触。那一天,我刚从外边回家,进门看到她怀里抱着不满百天的婴儿,在逗婴儿玩。四目相望,倒没有了那种客气似的寒暄。却感到莫名状似地无语,只是相识一笑。母亲看到我有点难堪状,责怪道:“你这孩子,你爱珍妹子来咱家了,你怎么连一句话也不问一声啊!”说的我面红耳赤,不好意思的跑了出去。只听见在身后的爱珍,在“吃吃”地笑个不停。

第一次和和哥哥的小姨子近距离的接触,觉得有说不清楚的异样感觉。那些用来装扮门面的客套语言,顿时跑得无影无踪了。况且又是嫂子的亲妹妹,很正常的一件事却让自己弄得非常狼狈。

随着日子的渐移,哥哥的小姨子来我家探视姐姐的机会也就十分频繁了。每逢和她见面,她总是主动和我说话。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饱含着春情。微微一笑,轻启朱唇:“二哥,你好!你什么时间回来了?”我刚参加工作不久,每次回家总是那么巧合的遇到她。听到她的问话,免不掉要搭讪几句:“今天是周末,回来看看。爱珍妹,你刚来啊”。相视一笑,也就再也没有什么话说了。

一次周末,我在商店里购买物品,碰巧遇到她和村子里的几个姑娘也在商店购买物品。她回转身来,看到了我,径直走到我跟前。笑笑容可掬地问道:“二哥,你要买什么东西,我帮你吧?”我说:“傍晚时分,我准备回去,随便为家里捎点什么东西。你要买什么啊?”她微微一笑:“我扯了一条裤料,准备回去做一条裤子。”几个姑娘在一旁看到我们俩在说话,偷偷地用一只手在脸上挡住嘴巴,在一旁窃窃私语。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是用那诡异的目光,好奇的看着我们。

傍晚,我骑自行车刚回到家里,看到爱珍正在帮助嫂子一起在洗菜。想不到她竟比我早回到家一步,我用惊异地目光注视了她一下,脱口说出来一句:“哈,你们怎么兑回来这么快啊!”

对女孩子说“兑”字是很不合适的用语,只觉得话已出口,很难收回,已无回旋余地了,感到十分难堪。很不好意思起来。只觉得脸上发烫。她抬头看了看我。话顿时卡壳了,无语地笑了笑。惹得嫂子和母亲格格地笑个不停。

那年4月,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风和日丽。气候十分温和。我去省城办事,需要一段时间,来到我一个近门婶婶家里。叔叔在街道办事处工作,婶婶在一家大商店门口看自行车。因婶婶家里人多,住房比较紧张,叔叔将我安排在他的办公室住下。白天出去办事,晚上回到住处安歇。

一天上午,我刚回到住处,哥哥打电话说:爱珍要来省城医院看病。让我为她安排好住的地方。不大功夫,就把小姨子爱珍给领了过来。经医院检查,诊断为风湿性背部疼痛。需要针灸理疗一段时间。为节约费用,哥哥让我一定安排好她住下来。哥哥还嘱咐我:“爱珍妹说,来这里什么亲戚也没有,她从来没有出过远门,来这儿就依靠你了。”下午,哥哥因工作忙。就匆忙乘火车返回了老家。

     对于一个妙龄大姑娘的到来,我倒是喜忧参半了,喜的是,哥哥的小姨子面容俊俏,长相很惹人喜爱,平时我似乎感觉到她很喜欢和我在一起。出于异性相吸引的缘故吧,没有理由拒绝她。忧的是两个已到婚龄的男女,又不是恋人,怎么能住在一起呢!很难免那些闲言碎语了。做人不得。

     把她安排到别处,自己又不放心,担心她的安全,有负哥嫂的托付。我试探着问她:“爱珍妹,要不安排你到旅店去住吧?“她难为情地笑了笑说道:我哪里都不去,将就着几天算了,跟你在一起,我姐和哥哥放心,”

     哥哥走后,我陪她到省医院做了一次理疗,晚饭后,我们顺马路一起溜达了一个大来回。眼看天色已晚。就回到住处。这时,叔叔早已下班回家了,对于哥哥的小姨子的到来,叔叔一点也不知晓。夜深了,办事处院子里的几家住户,早已入睡。巧的是在叔叔的办公室,还有一个小套间,虽然面积不大,但足能住下一个人。我打扫了一下,把摆放在外间供叔叔午休的小床,搬放到里间。让她在里面安歇,我就在外间的沙发上睡觉。

     一切安排好后,我无奈地笑着对她说:“你就住在里间吧,将就着点吧!”她无声地用它那迷人的大眼睛,看了看我,吃吃地笑了笑,走进了里间。过了一会,我感觉到她已入睡,我随即关掉了外间的电灯。可就是难以入睡,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荒唐了。天明让叔叔知道,怎么向他解释,又怎能说明这一切呢!

     翻转了一个晚上,也没有睡着,一大早我就起来了。刚洗把脸,看到爱珍从里间走了出来。用她那睡眼惺忪的目光看着我,苦笑了一下:“一晚上我也没有睡好,里边的蚊子太多,咬得人睡不着。”我逗了她一句说道:“蚊子和你做伴好啊!那你就不寂寞了吗!”

     在叔叔还没有上班,我们去饭店随便吃了点早点,就急匆匆地赶到医院挂号。因为理疗的病号太多,去的晚了,浪费时间,只得提前去排队。

理疗结束,上午时间尚早,我们一同来到动物园。这一天,动物园的游客也就特别多。那些穿红带绿地青年男女,大多是成双成对地结伴而行。手拉手,肩挨肩,嘻嘻闹闹地充满着欢声笑语,引起那些好奇人们的羡慕和嫉妒。

我前面走,她紧跟在我的后面。观赏罢狮子,老虎。长颈鹿。我们又来到一座假山。满山的猴子,有的在打闹,有的在抢吃游客扔下的食物,很是乖巧。爱珍紧紧地挨着我,站在我的左边。目不转睛的欣赏着猴子那乖巧的一举一动。这时,只见一只公猴走了过来,在追逐一只母猴。母猴对其不感兴趣,拒绝交配,跑到别处去了。正在发情的公猴,忍不住舔起了自己的生殖器。那个红红的东西来回不停地摆动,有不少的女孩子看到,连忙把目光避开了。我扭过头来看见她,那微微发烫的脸颊上,是难以捉摸地羞涩的微笑。

我连忙避开这难堪的情景,说道:“咱去那边看看吧,看还有什么动物。”她轻轻地挽起我的左臂,一同来到水塘边。在水溏里正在游泳的一对对鸳鸯,很悠闲地在水中嬉戏,欢叫个不停。我们就近找了个石凳子坐下,观赏那诱人的情景。成群的金鱼在水中游来游去,时而浮出水面,吞噬那被鸳鸯嬉戏划出来的一个个水泡。时而沉入水底,作静态状。两人都没有过多的语言,只是默默地听着那不远处传来的百灵鸟 “唧唧嘎嘎“的的叫声。我看了她一下,只见她顺手拣来一根小棍子,在地上划来划去的划个不停。好象是有什么心事似的,我脱口笑了一下说:“呵呵,看起来你好书法啊,写的什么啊!”她连忙扔掉了小棍子,用它那妩媚的目光笑答道:“斗大的字,我只是认识一箩筐。我要是有你那文化那么高,也出去参加工作了。俺的命赖,从小有爹没妈的,没人疼啊!”话音里带着凄凉,使人感觉很不是滋味。爱和怜的含义,自己倒是很难去诠释清楚了。

动物园玩了一整天,傍晚时分,我们回到住处,又没有和叔叔碰上面。倒是办事处大院里的住户,看到了我们的行踪,大多用猜疑的目光不时地打量着我们。

叔叔的办公室没有配备电视,晚上没有任何可观赏的东西。自知无事可干,我说道:“转悠一天了,你要是累了,就早点休息吧?”哥哥的小姨子苦笑了一下:“里边蚊子太多,咬得人很难睡着。”我看了看她,笑道:“那也不能让你睡在外边,我去睡里边啊,况且你的背部又有病,沙发上不是姑娘睡的地方,只好委屈你了。”

夜里,气温出奇的闷热。一阵狂风过后,天哗哗地下起了大雨。震耳欲聋的雷声,响彻夜空。雷鸣电闪。雨声雷声交织在一起,给人一种十分惊恐的感觉。我透过室外的路灯映射到室内的光线,起身看了看里间的小门,早已呈半开状。明明是可以插上门销子的啊!是她害怕自己打开了吗?或是雷声震开了啊!我静听了一下,里间不停地有床动翻身的声响。我拉开电灯,轻轻地问了一声:‘爱珍妹,你睡着了吗,今晚的雷声太大了,你害怕吗?”她不好意思地答道:“我就一直没有睡着觉,天热的让人受不了。我刚把小门打开,让透点对流空气。

雷雨声过后,气温逐渐凉爽起来。疲乏困倦了大半夜,不知不觉进入了甜甜的梦乡。还没有来得及起床,就听到叔叔打开办公室的声音。叔叔一进门就嚷道:“你看什么时候了,人家都上班了,怎么还不起床啊!”我不好意思说:“夜里气温太热,没有睡好..”

这时哥哥的小姨子也从里间走了出来,很有礼貌地对叔叔说:“叔叔好,你上班来了。”看到从里间又冒出来个妙龄大姑娘,叔叔感到很是吃惊,而且非常诧异。问道:“啊!你是什么时间来的?”爱珍答道:“我来两天了,是来看病的。省城我没有来过,没地方住,我姐就让我来找二哥来了。”

叔叔面带着疑虑,不再问话了。坐在办公桌内看报纸。爱珍去室外水池旁洗脸去了。叔叔趁势问我道:“她和你什么关系?你怎么让她住在这里?”

我回答道:“她叫爱珍,是我嫂子的亲妹妹。她背部风湿性疼痛,来省医院检查治疗。是我哥哥和嫂子让来找我的,要我照顾她。我只能把她当亲妹妹看待。”

叔叔生气地说道:“她来你也不告诉叔叔一声,你就自行安排住在一起,你不知道院子里舆论成什么样子了,我怎么向人家解释。你们都是成年人了,怎么一点也不顾及影响啊!这样多不好啊!”

叔叔的一番话说得我低头无语,难堪极了。这时哥哥的小姨子洗好脸走了进来,我借口向她说道:“时间不早了, 医生早已上班了,咱赶紧去医院吧。再晚就挂不住号了。”她进里间拿了病历,微笑着对叔叔说道“叔叔,来这里打搅你了,我们去医院了,你忙吧.?”

叔叔的双眼患有云翳,视物不清。又是高度近视眼,看报纸还要趴在报纸上才能认得出字来。看人也只是朦胧似地感觉,很难看清人的面孔。听到我们要去医院,就微微地点了一下脑袋。

路上爱珍问道:“二哥,你叔叔好像在说你什么?我看得出来.。”我说:“你没有仔细想啊,是谁都难免有哪些看法的。你只管治好你的病。什么事都不要想。”

她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真没有想到,我来会给你带来那么多麻烦。今天理疗一天,我明天就会去。”

我接着说:“你什么都不要想,只管治你的病,坚持几天说几天。你要是回去,我怎么向我嫂子交代啊!”

她很无奈地笑了笑:“在这里也不是长法,回去用偏法治疗也好。”

我说:“要是你不来,我也该回去了,事情我已经办完,要回咱一起回去算了,可亏你跑来一趟省城医院”。

第二天,我们告辞了叔叔的“挽留。”搭上南去的火车,回到了家乡。我去县城上班去了。爱珍则回到了年迈的父亲的身边。

时光很快就到了年末了。农村的习惯,到了年末,那些为婚龄男女,摇唇鼓舌,牵线搭桥,成人之美的媒婆,都在四处奔走。有不少说媒的,为她介绍对象。可她就是一个个都看不上,拒绝嫁人。

周末,我回到家里。正值农闲时节,人们都爱聚群在一起闲聊。看到我回来,免不了相互寒暄一阵子。偏有个喊嫂子的问我到:“小兄弟,你过来一下,嫂子问你个事,找到对象没有啊?没有找到了,给你介绍一个好吗?”我含笑答道:“还没有遇到一个姑娘想嫁给咱,你想吃我的大鲤鱼啊!那就先谢谢嫂子了,姑娘是哪里的?”

那嫂子一本正经地说道:“还不如将你嫂子的妹子嫁给你。如果你愿意,我就抽空给你说去,我们有点亲戚关系。只要你同意,一说准能成。”我不好意思地笑道;”你别胡扯了,哪有姊妹俩嫁给哥俩的啊!人家知道了,还不成了奇闻了啊!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提亲的事情不知怎么很快传到哥哥的小姨子耳朵里。她得知外边不少人提起此事,她倒是满心欢喜,时不时地借走亲戚为名,来到我家。观看动静。

嫂子从近邻的风言风语里得知此事后,表示坚决的反对。力劝妹子打消此念头。嫂子为了让妹子死了此心,就托人为妹子说了门亲事。小伙子也是个当兵的,还是同哥哥在一个部队。相亲那天,前来观看男方的近邻,足足站满了一条街。小伙子个头不高,粗砺粗气的,身板子倒也十分结实。如果不是身穿军装,头带帽徽。酷似那水浒传里的武大郎一般模样。

那些看热闹的年轻女孩子,个个伸出了舌头,唧唧喳喳地舆论个不停。有的说:“我看这门亲事业难成。你看那小子的鳖样,爱珍一定不会嫁给他。”还有的说:“好对好,赖对赖,弯刀对着瓢切菜。爱珍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不会看上那小子的。”

相亲后的第三天,哥哥的小姨子,早上去集市上买菜,迎面碰上我。带着略显羞涩的口吻问我道:“二哥,你看那个人怎么样啊!是我姐姐托人介绍的。”

我很无奈地苦笑道:“我没有见,没法变态,也不好说,你自己看着办吧,还是自己拿定主意好。”我抬头看了看她,那满含春情地目光,似乎在祈求我什么,让人能感觉出来。她那微微发红的脸颊上,折射出来她内心的矛盾和不快。

转眼过了春节。清明节到了,小伙子回乡探亲,二人在婚姻登记机关办理了结婚手续。为照顾年迈的父亲,哥哥的小姨子一直住在娘家。蜜月过后,新郎返回部队继续服役去了。

村子里那些追逐爱珍的男孩子们,得知哥哥的小姨子出嫁一事,一个个都十分惋惜,哀叹道:“好端端地一朵鲜花,到底插在了牛粪上啊!”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雯雯休闲吧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雯雯 信箱 a692474@163.com   联系电话:qq632194255   联系人:雯雯 浙ICP备110116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