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参赛作品 >> 上次获奖作品 >> 网络下载的爱情
    
  双击自动滚屏  
网络下载的爱情

发表日期:2008年6月15日  出处:本站  作者:嫣  本页面已被访问 3991 次



 


 

 

 

雯雯休闲吧"我与网络"征文比赛一等奖作品

   
 

 

 


 

 

网络下载的爱情

 

 

作者:嫣

 

 

 

冬就这样漫无声息地潜入了夜,凉飕飕的风仿佛从墙缝里钻进来,寒意渐渐在屋子里蔓延。

我死劲搓了搓手,屋子里孤零零的,除了面对电脑发呆的我,显得那样的死寂,我瞅了瞅自己细长白皙的小手,唉,这冷冷的夜,它居然找不到温暖的去处。

一头瀑布般的秀发懒懒的散着,我没去理会它的慵懒,只是紧紧裹住厚厚的睡衣,这冬夜的思绪有些迟滞,远没有春夜的荡漾与飞扬。

论相貌,我不是那种拥有惊艳之美的女人,看着匀称的身子,凝脂般的肤色,倒也不失精致。

先生那死鬼又不回了,他的兴趣不在这独守空房,有着曼妙情趣的女人身上,修筑长城是他的最爱。也好,这孤寂的夜留给我的思想吧,留给她揣摩屏前那个有着阳光般笑容的男人。

他的头像是灰色的,长着满脸络腮胡子,似乎在嘲笑着我的心乱。十多天了,他一直没亮过,不顾我满腹的惆怅,刻意把我抛在孤独与心焦中,失落和委屈一股脑地涌上来,感染了这冷冷小屋。

我寂寞了,你知道吗?

我没有温度,冰凉得有些麻木的小手艰难地把这丝幽怨这份等待的心情送过去,送给那个长着满脸胡子的男人,任凭他的嘲笑,这我已经无暇顾及了。

窗玻璃上传来几声清脆的敲打,嗯,下雨了。一会,雨柱拥抱了我的窗,里面是我不知所措的心思,外面除了雨,那就是暗无边的夜了。

认识子健是在一个聊天室里,是个有着阳光般笑容和一头微卷黑发的男孩,视频里的他跟那个长胡子的头像是那么的格格不入,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弄个如此沧桑和剽悍的头像。

我喜欢网络聊天,这是结婚后开始喜欢的,先生是个教书匠,憨厚老实,追我的时候他实际上没花什么力气,这得归功于我的父母。我和先生的交往家中是极力反对的,原因在于生活层次上的差别,我的家境殷实,夫家一贫如洗,家徒四壁。我天性叛逆,家人越反对我越坚决,原本不怎么喜欢他,反倒促使我跟定了他,在没有父母的祝福声中,在只有三台酒席的铺排里,我成了他的美娇娘。

原以为,拥有如此上品女人的先生会疼我爱我,会给我一生的呵护,走进婚姻前的幻想在实践中不堪一击,先生是个嗜赌的人,他可以三天三夜泡在赌桌上不思那美丽的娇娘,可以任由他的娇娘手忙脚乱地煮“来一桶”,自己输得一塌糊涂回来倒头便睡。吵过,闹过,丁点不顶事,爱“长城”胜过我绝美的身段。失望和悲凉充斥了婚后所有的日子,直到一切成为麻木,直到在网上寻找寄托,直到遇到子健,我的生命里才有了生气。

  

子健是个健谈而幽默风趣的人,常常在聊天室逗我笑得前俯后仰,我讶异他的谈吐,崇拜他的才情,甚至连那微卷的黑发,还有那朗朗的笑声也潜入了我心房。在聊天室,我和子健旁若无人地交谈,从文学到旅游到生活中的点滴,全然不顾别人的戏谑和咂舌。

记得有一次,他说喜欢我笑的模样,我问:

“为什么?”

“你笑的时候,胸前的小兔兔跳得欢!”

我顿时羞红了脸,赶紧关了视频,我恼怒他的直白,羞涩众目睽睽之下他的放肆。

“想小兔兔跳到你手里吗?”回过神后,我开始反击。

“想啊,就不知道小兔兔是否有人饲养人,嘿嘿。”他油嘴滑舌了。

“先生,它是野生的呢。”我逗他。

“哈哈,那明儿我把它们抓回来驯养!”晕,他得寸进尺!

“警告!否则让你满地找牙!!!”我加强了语气,实质上我坐在屏幕前抿着嘴笑了。

视频中的他裂裂嘴,笑了,白白的牙还是挺整齐的。

后来,我把他加了后友,从此步入了私聊,逐渐我把其他好友换了房间,当然是黑名单了,但我没告诉他我的QQ只有他一个。

雨下着欢,还夹着风,呼呼的拍打着我的窗,我起身把窗帘拉上,外面的街灯在大雨里昏黄昏黄的。他的头像依然是灰色,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到了十点,如同这样等待的夜晚是他不上线的十多天,他不折不扣地走进了我的心里,我不止一次地翻看那些记录着我与他快乐的日子,是那样的清晰又是那样的满目凄凉。可是,他知道我的等待,知道我在苦苦的守侯么?

思想就这样慢慢飘着,百无聊赖中我想起了先生,他竟然可以无视他的娇妻,无视她美丽的身子,不知道是怜悯还是悲哀,我拿起手机拨通先生的电话,想他回来。就当手机里传来先生漫不经心的“喂喂”和噼里啪啦的麻将声时,子健的头像亮了!我匆匆说了声“你玩吧”就挂了机。

激动的心情只能用我蹦跳的小兔子来形容了,小手感觉有些热,而眼眶里积满了泪花。

“嫣女士,别来无恙!”他叫着我的网名。

“先生,这几天扎夜总会了?!”我用颤抖的手敲下自己的不满,不忘在问号后面加上感叹号,以此告诉他我的落寞与牵挂。

他发来视频请求,我拒绝了。不为别的,只是不想让他看到我脸上有泪水滑过的痕迹。

“对不起,本来想知会女士一声这些日子不能上线的,因母亲去世,加上没你手机号码,所以不容我考虑这些了。”他淡淡的语言遮不住内心的苦,话里有泪!

顷刻间,我的委屈和幽怨化作深深的同情和难过,我发了一串“难过”和“拥抱”的表情,缓缓打上“节哀”两个字,我们陷入了沉默。许久,他讲述了他的生活。

子健是学美术的,在我眼里,搞艺术的大多是留着长长的头发和胡子,现在我开始明白他为什么选这样的头像了,事实上,子健是清秀阳光的,如果不是他的语言,你很难感觉他跟艺术沾上边。子健自小失去了父亲,母亲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仅靠环卫工的工资供他上完了大学,就当子健可以供奉母亲晚年的时候,却因积劳成疾,患肝癌晚期而离世。

我静静地听着他的诉说,除了一次次发上“大哭”的表情外,所能做的就是用长泻的泪来抚慰他,在泪水里,是他的内心世界,也是我的!

我发了视频请求。

那头的子健憔悴不堪,短短的十几天,他完全成了另外一副模样,苍白的脸,胡子也长得成了艺术家的形象,衣服也凌乱不整,我知道他度过了十几个难捱的日子,比起我的守望艰辛何止千倍?我爱怜地用手抚摩着视频里他的脸,痛哭。

这个冷冷的夜多了悲伤,我捂着脸,任凭眼泪在他面前汇流做河。子健微笑着,他咬着下唇的神态告诉我,他心疼!我打上一串阿拉伯数字,是我的手机号,然后默默关了视频下了线。

钻进被窝,把自己缩成一团,子健一会阳光般的笑容一会苍白无血的脸交替着占据我的思维,我整个的心房。泪,又落了下来,而窗外的雨声停了,这黑黑的夜,只有我嘤嘤的哭泣。

手机传来滴滴的信息声,我知道是子健,他打过来这样一句话:你的明快是我的,你的伤感是我的,你的世界是我的。

第二天上班的路上,我再收到他的信息,他告诉我要办画展,会很忙,有空会上来看我,还说没有他陪伴的日子我要快乐。

没有他的日子我能快乐,能开心吗?我悄悄的问自己。

尽管我的婚姻不如意,但没有到劳燕分飞的地步,对于屏前的子健我了解多少?我能离开这个家投入他的怀抱?我能确定他爱我吗?问题一个一个纠缠着我,整整一天我就这样浑浑噩噩中度过。

这份网络情感的来临,我不知道是福还是祸,不知道是否是真正意义上的爱情,不知道它走入现实后又会是怎样的境遇,我需要时间去考虑,需要冷静的面对。几天中,我强迫自己不上网,甚至把手机也关了,不让任何人打扰我,残忍地把自己抛进孤独和冥想之中。先生依然我行我素,昨夜是两个月来仅有的一次周公之礼,我把先生当成了子健,我的激情和热烈让先生颇感诧异,丢下一句“你会要我命的”便倒头睡去。我强忍住泪,走进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长长的黑发,平坦的小腹,修长的腿,还有那坚挺的小兔子,这美妙的身体就属于那个“要我命”一点不解我心意的男人吗?

淋浴的热水和眼睛的热泪一起洗刷着我的痛苦我的辛酸我的凄楚,用手抹开被雾气笼罩的镜子,镜子里的人楚楚可怜!

日子如破败的枯叶,飘舞着,又跟被太阳爆晒的冥石一样一点点地风干,我的无聊与寂寞寸寸吞噬着我的青春我的美丽。实在控制不住的那深深潜在内心的牵挂每天都爬上我的脸我的眉头,我打开了电脑,登上了只有子健一个人的QQ,他闪动的头像告诉我,他念着我!

雾打湿了我的双翼

可风却不容我再迟疑

岸啊,心爱的岸

昨天刚刚和你告别

今天你又在这里

明天我们将在

另一个纬度相遇

是一场风暴,一盏灯

把我们联系在一起

是一场风暴,另一盏灯

使我们再分东西

不怕天涯海角

岂在朝朝夕夕

你在我的航程上

我在你的视线里

 

我知道这是舒婷的《双桅船》,他是一种表达,还是一种暗示?真如诗本身的朦胧吗?就在我打开电脑的一刹那间,无论他留下的什么,我想自己已经毫不在乎了,哪怕仅仅留下的只是一个“嗨”字,都止不住我的泪水,这些日子的强行禁锢在这首朦胧诗里土崩瓦解,压抑已久的伤感再一次泛滥如昨,我俯在电脑前号啕大哭!

墙上的挂钟还是十点,麻将先生还是夜不思归。我拿起电话拨通他的手机,那头传来子健磁性的声音:

“终于等来了你的电话。”

我下着泪雨,心里埋怨他的冷酷,你就不能打我电话?你是男人吗?非要小女子我放下矜持?可我的哽咽代替想说的全部,一句话也说不出。

“知道你需要时间考虑,我不能在这个时候打扰你,画展工作早就准备好了,只差一位揭幕的女嘉宾。”他洞穿了我的心思。

过了很久,我冒出一句:

“你是哪的?”声音分明是羞里含怯。

“你没看手机号码?”天了,我还真没细看,号码是本市的!

“我要见你,就现在!”我的勇气似乎是怕失去他的急迫。

“悦来酒店旁,我在那等你。”他犹豫了一下。

“三十分钟后到,等我!”我挂了电话。

我心里很明白自己要做什么,也明白到他那只有十分钟的车程,之所以要半个小时的时间,我要留点打扮和改变主意的空间。

褪下睡衣,拿起衣服换来换去,最后套上一件白色上衣和一条牛仔裤,外罩黑色大衣,我惊讶自己其间居然没有半点的犹豫和不安!

我推迟了五分钟到达指定地点,这是时间上的故意,电话里失去的矜持我在他的等待里要回来!

子健站着酒店的旗杆下,一如屏前的他,神情微笑而从容地注视着我款款的下车,优雅地向他走去。

我伸出手,忍住内心的激动。

他握住我伸出的手,强劲而有力,没有摇晃,而是一把拉入了他的怀里。他在我耳边轻声说:

“你不在我的视线里,是在我的怀抱里。”

我没有拒绝突如其来的幸福,抱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他的怀里,用颤抖告诉他,我需要他的拥抱。

在他的画室里,看不到凌乱,一切都是那样的整齐,如同现在的他,恢复了当初的阳光和开朗,子健告诉我,画已经在展厅了,只剩下一幅还没完成。他把我拉到画布前,天了!画布只有一个女人的头像,而那人就是我!那一头秀发,那妩媚的眼神,入木三分!我惊叹他的才华,却羞涩地小声问:

“为什么没画完呢?”

“还缺你的小兔兔。”他抱住我,在我的耳旁窃笑。

这语言已经不是挑逗,而是爱的表白,我的心告诉自己,别拒绝了!直到双唇的粘贴,直到他一件件褪去我的衣服,直到我可爱的小兔子在他的掌握和驯化中,直到他带着我走进那欲死欲仙的境地,我才知道,爱,来了!

子健的画展我没参加,害羞那里有我,还有我可爱的小兔子。

从网络到现实,只有短短的一个月,这一个月里我从恪守妇道的良家女变成婚外偷情的女子,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恍如隔梦。我不知道如何收拾日夜思念的煎熬,不知道如何控制与子健交欢的欲望,屏前的相守现实中的缠绵一点点蚕食我的生活和思想,我从来就没想过在网络中下载真实的爱情,而这一切的来临我必须把它复制到现实生活中,我有权力追求真正的幸福,我不惧怕世人的嘲笑和鄙视,这种身不由己的经历来得是那么的不经意,却使我那么的深陷其中。

从见面后,我知道子健还没成家,知道他比我小三岁,也是从那以后我们屏前改变了称呼,他叫我“兔姐姐”,我则回敬他“卷毛弟弟”,我以为网络里下载的感情不会长久,经不起现实的考验,实际上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子健总是让我惊喜,常常在网上留下让我泪流的文字和诗篇,现实中陪我散心,领着我大街小巷晃荡,俨然一对小恋人,当警报解除时,那种幸福用语言是无法表达的。在网上我尽情地诉说相思之苦,沉浸在相聚的温馨和缠绵中,甚至告诉他没有他的日子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在现实生活中,我是个有着良好教养的女子,从不添加任何压力给他,他的细致从网上的关心到现实中的呵护无微不至,细致到每月女人需要的DD在他的画室里都准备好,他总是喜欢调侃我的“小兔子”,而我喜欢他对“小兔子”的痴迷,这激发小女人无比的自信,年龄上我是他的姐姐,呆一块时我简直就是他的女儿。

半年过去了,我和子健没有因岁月的流逝而淡漠彼此间深深的爱恋,就像陈年老酒,越久越醇香。我感谢网络赐予我深爱的子健,因他的存在我对人生的无奈和伤悲荡然无存,我的世界里洋溢的是幸福和快乐。

年关,我和先生办理了手续。在那个呆了近两年,没有爱只有孤独的小屋子里,我最后一次用那台心爱的电脑给子健留下了一句话:

“弟弟,带姐姐走吧!”

悦来酒店旁,还是那旗杆下,还是那个有着一头卷发的人,我不再是优雅地走过去,脸上淌着泪,飞奔着投进了子健的怀抱。

 

 

雯雯休闲吧欢迎您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一笑而过
发表人邮件:yangtingybx@163.com发表时间:2010-6-24 19:56:00
感人 执着 幸福 勇敢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雯雯休闲吧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雯雯 信箱 a692474@163.com   联系电话:qq632194255   联系人:雯雯 浙ICP备11011603号